Ni me

团酷/莎乐美

  不知道为什么死活放不出来,请去文澜德吧。

  作者:噫耳噫流误玲一。

  文章:琪琪丝贰叁久久。

苏格兰再也不想养猫了

  9月10日  22:00

  是威士忌组非等边的三角关系,走文澜德。

  作者:噫耳噫流误玲已

  文章:巴酒伞玲巴酒

T:玫瑰开在了废墟一一一一一一。

玫瑰开在了废墟,我无法看见它的盛放。

当我在动物园看到一匹小公马后和我朋友的友好交流。

T:我梦见了画,—————

我梦见了画,画里是我未曾谋面即已死去的爱人。

公安组和他们的冷酷( )上司

公安组和他们的冷酷上司/名柯乙女/救济

浅川香里/安德玛·戴尔杰

加日混血,但是外貌非常西方人,温柔冷静的大姐姐

金发灰眼

精通枪械和计算机,擅长格斗

警察厅情报管理课课长/NOC教官/景光和零的联络人

曾经卧底于关西最大的极道组织,在这一行动中联络人死亡

可恶,好想写组织覆灭后零零和景光疯狂对上司honey trap试图发展

香里:诸伏君和降谷君,你们的honeytrap课程可是我教授的哦?

视角随时变换,乱七八糟



001.诸伏景光第一次见到浅川香里的时候,是一个夏季的雨天。

见面的地点是公安的秘密培训基地,诸伏景光至今都不知道基地的确切位置,只能凭借一些少得可怜的线索推断出大约是位于山形的某座山里。初来乍到,他打量着周围的环境,闷热的空气中,稠密的雨丝毫不见停止的迹象,稀薄的云块,泛着深深浅浅的铁灰色,快速移动着。

穿着便服的公安人员朝他走来,鞠躬示意。

“诸伏君,欢迎来到这里。”

诸伏景光回礼,接过一张用暗码编写的路线图。

“这张路线图直通您所属教官的办公室,所有的训练事宜和注意事项,将由教官告知您。”

“祝君武运昌隆。”

十九分钟之后,诸伏景光和降谷零穿过漫长幽静的地下通道,来到了教官办公室。

那张路线图难度不低的地方不只是暗码——他在前来的路上跨过了五处路障和两处陷阱,没有别的路,最后一个路障甚至需要两人合作才能跨越,这对于恰巧碰到的、从小就相处默契的两人来说,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
就像突然从单人模式跳到了双人模式?诸伏景光的手指按上紧闭的门扉,冒出一个近乎滑稽的念头,他看向降谷零,幼驯染的脸上有一点笑意,他们都是这么想的。

门被推开了。

一间正常得有些过分的办公室,办公室里的人也并没有坐在办公桌前,她抬起头望着诸伏景光和降谷零。

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、甚至有些消瘦的金发女人。

“安室君和绿川君,很高兴见到你们。”她含着笑轻声说,没有用真名称呼他们,声音柔和:“我是你们的教官,浅川香里。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,你们的所有课程都由我来负责。”

她穿着一身没有多余装饰的白色长裙,裙摆一直坠到脚踝,露出富有悬挂感的弧度。金色的头发是披着的,准确来说,是非常浅的、泛白的金色,那双银灰色的眼睛平和却深邃,整个人仿佛中世纪教堂的修女,美丽的面容上流下上帝的圣泉。

诸伏景光感受到一种奇特的、圣洁而悲哀的气氛从浅川香里身上流露出来、逐渐扩散到整个房间。

“为什么由您来单独教授我们?”降谷零问,他的表情很严肃:“这不符合规定。”

浅川香里温和的看着他:“安室君,这就是规定的一部分。”

“你们会前往一个不同于其他任何犯罪组织的地方。”她操控着轮椅,移动到两个人面前,从下往上仰视着他们:“迄今为止,成功卧底于那个组织并顺利脱身的日本公安,只有我一个人。”

“所以由我单独教授你们,是基于实际情况做出的最优决定,安室君。”浅川香里说。她轻轻拍了拍手,试图驱散室内有些凝滞的氛围:“好了,孩子们。正式的课程从明天开始,所以你们还想了解什么?”

“请问您的伤是怎么来的?”降谷零率先发问。

“从卧底组织假死脱身的时候,中了枪伤。”浅川香里笑着回答他:“不过这也有可能是伪装,安室君。”

“你的问题建立在相信我不会欺骗你的基础上。”浅川香里继续说:“这可不好,安室君,以及绿川君。”

“我猜你应该想问我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?”她把含笑的目光转向了诸伏景光。

降谷零意识到面前的女人只是在名义上交出了话语优先权,实际上仍然牢牢掌握着对话的主导地位。他看向幼驯染,试图用眼神传达信号。

“您确定吗?”诸伏景光微笑着回答:“或许我其实想问,您的头发为什么不扎起来?”

浅川香里小小的愣了愣,露出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: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会很高兴的。”

“那么,请允许我代表日本公安,欢迎两位的到来。” 

景光猫猫和他的女上司?

本来这篇应该是番外定位…但是我很想写这个所以就发出来了,当成短篇看也OK,应该有后续。


今夜明月拥我入怀

诸伏景光×浅川香里,

以浅川香里的视角为主,因此景光的形象会发生一定偏移,时间线是诸伏景光成功假死脱离组织后的冷却期。

是阀值已爆炸的诸伏景光,所以可能有一点坏掉?

——诸伏景光抬头看着她。

他缓缓地笑起来,神色温柔而虔诚,仿佛注视着修女的信徒。



浅川香里回来的时候,诸伏景光还没有睡。为了保证诸伏景光冷却期间的绝对安全,她用假身份活动的时间多了很多。

他坐在餐桌前等着她,湛蓝的眼睛眯起来,面前放着一杯苏格兰威士忌。他对面的空椅子前面也有着同样一杯威士忌,那是给浅川香里留下的。

“小景,已经很晚了,你没必要等我。”浅川香里脱掉风衣外套,那张易容过后、锋利艳丽的脸上流露出温柔的笑容。

诸伏景光没有回答她。他像猫咪一样轻巧无声地走过来,紧紧的抱住她,脑袋在她的颈窝里磨蹭。

“好啦,好啦。”浅川香里叹了口气,熟练地把手指插进诸伏景光柔软的头发,慢慢地梳理着——她又叹了口气:“小景,我教过你不要封闭情绪吧?”

“我很安全,我不会死。”她用另一只手卸下了易容:“你也是。”

诸伏景光抬起头,用一种莫名的神色注视着浅川香里。

“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,小景。从我开始担任你们的教官的那一天起,我就对你们的生命负有承担的责任。”浅川香里严肃地说,她伸出手托住诸伏景光的下巴,目光聚焦在他脸上。

“…是’你’。”诸伏景光闷闷地说,睫毛不开心地下垂:“就算是我,这个时候也不想听到zero的名字啊。”

“好哦。”浅川香里笑起来:“那么就喝点酒放松一下吧,小景?”

诸伏景光坐回去,开始喝威士忌。浅川香里坐在他对面,静静地看着诸伏景光。

可是不太对劲。

诸伏景光的喝法是优雅的、缓慢的喝法,而不是像今晚一样咕咚咕咚一般称之为“猛灌”的喝法。

他的状态还没恢复过来吗?浅川香里忧虑地想。她之前的话完全出自内心,她不仅是降谷零和诸伏景光的老师或上司,更是他们的联络员,是和他们一起并肩作战的友人。但是她知道在这两人当中自己要更偏向诸伏景光一点。降谷零的性格中有足够疯狂的成分,可以帮助他完美地在黑暗中隐藏下去,但诸伏景光不一样,这孩子太温柔正直了,正是因为他的暴露并非伪装被识破的原因,她才会止不住地担心对方。小景那时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啊,本该在光明处熠熠生辉的品质,反而会成为心头的一把利刃。

“香里老师?”诸伏景光靠过来,含糊地叫浅川香里:“您在想什么?”诸伏景光总是用这种混搭起来的称呼,明明会叫她的名字,但是又坚持在后面添上“老师”的后缀。

他又露出那种独特的、猫咪一样狡黠而柔软的笑意,浅川香里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么笑了。她没说话,他看起来也不需要她的回答。

“我的话,在想香里老师哦。”诸伏景光轻声说:“从毕业前几天就开始了,一直都在想。”



剩余部分走大眼,关注用户“Nidovig”可见。